<optgroup id="reqsw"></optgroup>
<span id="reqsw"><sup id="reqsw"></sup></span>
<acronym id="reqsw"></acronym>
  1. <ol id="reqsw"></ol>
  2. <optgroup id="reqsw"><i id="reqsw"><del id="reqsw"></del></i></optgroup>
      <optgroup id="reqsw"></optgroup>
        當前位置:人間百態>實時熱點 >   上海17名防疫保安被騙 在橋下過夜

        上海17名防疫保安被騙 在橋下過夜

        導讀:4月28日,拿到被拖欠近一個月的工資及補貼后,上海17名防疫大白被迫離開浦東新區德錦苑小區。當晚,上海降雨降溫,他們在附近公園的橋下睡

        上海17名防疫保安被騙 在橋下過夜

        4月28日,拿到被拖欠近一個月的工資及補貼后,上海17名“防疫大白”被迫離開浦東新區德錦苑小區。當晚,上海降雨降溫,他們在附近公園的橋下睡了一夜。

        “防疫大白”是他們在當地官方考勤表上的標準稱謂。一個多月來,他們并不知道如何定義自己的身份。名義上,他們被小區居民和居委會工作人員稱為“志愿者”。實際上,他們是上海本輪新冠疫情防控的“打工人”,通過保安公司、中介招聘來的“防疫保安”。

        多名保安隊員向中青報·中青網記者反映,他們遭遇了“欺騙式招工”、隊長失聯、拖欠薪酬補貼等問題。

        受騙

        10余名接受采訪的隊員認為他們是被騙到德錦苑小區的。

        張雷原本在上海市寶山區打工,疫情暴發后,工廠停工,他在招聘群里看到一個叫“Yang”的中介發布招聘信息。

        招聘信息中要求,必須有48小時內核酸證明,必須服從現場管理安排、做到小區解封結束。條件是內圍250元/天,12小時包吃住,工資做完結清。工作地址只寫著“浦東新區北蔡鎮附近小區”。

        張雷表示,當時中介承諾的工作時間是3至15天。

        類似的招聘信息在疫情暴發后大量出現。記者在多個上海招聘群、零工群里看到,4月下旬,招聘信息仍然維持在每日數十條,多為涉及疫情的崗位:防疫保安、保潔,消殺隊員,疫情管控志愿者,團購微信群業務推廣員,密接轉運安保員等。

        所謂“內圍”,指在封控區域內工作。張雷打電話特意詢問工作區域內是否有陽性感染者。對方表示“沒有陽性,只有密接”,向他索要姓名和手機號,完成報名。

        張雷直言,在意是否有陽性感染者,是因為他們經不起隔離后失去的工作時間。

        “我們是打工人,疫情期間出來工作確實是為了掙錢。”張雷說,他們在廠里上班,工作性質也是零工,很少能簽全職合同,基本通過勞務中介被轉化成“小時工”,這意味著,一旦停止工作,他們沒有任何收入。

        “但是我們老家的房貸沒有停,老人孩子也等著養,有許多花銷。”張雷說,他們不能閑著。

        馬江明在應聘時同樣在意工作地點是否有陽性感染者。今年2月,他剛從外地來到上海打工,聽說北蔡招工就趕了過來。

        3月22日,張雷等5人到了住地——位于德錦苑小區內的北蔡鎮陳橋居委會。這時,他們才得知,德錦苑在3月中旬就出現陽性感染者,有的尚未轉運。

        此時,他們實際上已無法離開,要么穿上防護服去工作,要么滯留在封控區,“出小區要有出門條,即使出了小區如何離開浦東也是個問題”。

        中介將他們送到小區門口后就消失了,同時解散了群聊。直到現在,張雷不知道“Yang”的真實姓名叫什么,只記得對方是一個“年輕人、男的”,和一個歸屬地為上海的手機號。

        到3月底,共有22人留在了德錦苑小區成為“內保防疫大白”。他們住在陳橋居委會二樓的一間活動室,只有一張鋼絲床,其余的21人打地鋪。

        他們在德錦苑的任務是,維持小區陽性樓棟、核酸檢測時的秩序,對試圖走出樓棟的居民進行勸阻,并把保障物資送至陽性感染者家門口。

        在開始的兩周,他們要應對小區居民們的多樣化需求。在居民眼里,他們并不是普通的打工人,“我們這些穿著防護服的人,是離居民最近的防疫工作者”。

        “當時小區居民也挺困難的,大家除了想掙錢,也想幫助受困的居民做點事。”隊員張長順告訴記者,他是3月18日最早一批趕來支援小區的人。他原本在附近小區做保安,被臨時抽調至德錦苑。

        失聯

        工資先是在4月上旬出了問題。

        12小時200多元的工資在上海并不高。張長順說,他原來的保安工資也是每天200多元,但是疫情期間可以上“連班”就比平時高了。

        “連班”即晝夜連著上班,比如,記者看到,一條招聘信息里直接寫明可以“連班”,12小時/200元、24小時/400元、48小時/800元。

        張長順、馬江明等人剛到時即為“連班”。在封控樓棟前值守12小時,日工資為240-260元;在崗24小時,再加一倍。初期兩個人負責一棟樓,他們可以在夜晚不忙時輪流休息。

        “連班”的形式持續了約一周后被取消,改成上班時長每日12小時、加班時長6小時。

        在德錦苑4月5日的“內保防疫大白考勤表”上,加班時數一欄由12小時改為6小時。每日考勤表上均蓋有上海市浦東新區北蔡鎮陳橋居民委員會的公章。

        “這等于是變相壓減了薪酬。”張雷說,隨著疫情暴發,小區陽性樓棟增加,到后期有14棟樓出現陽性感染者,人手不足,一個人看兩棟樓,“待遇下降,工作量在增加。”

        中介承諾15日內發放工資,原本他們的考勤、工資由隊長陳義偉負責。陳義偉多次推遲發放后,4月26日,突然失聯了。

        消息傳出后,德錦苑的部分居民感到憂慮。

        由于防疫保安去維權,樓棟無人值守,一位居民看到住在封控樓的鄰居走出家門,擔心防疫成果“毀于一旦、解封無望”,在小區微信群呼吁大家為解決“防疫大白”的工資拖欠問題出力。

        “陳義偉跑路肯定是一早想好的、有預謀的。”張長順說,4月19日,陳義偉向他借了1000元錢,稱“需要用錢”。

        陳義偉是隊伍里“用錢最多的”。他的錢主要用于在德錦苑“倒騰物資”上。

        多名隊員表示,陳義偉搞到了牛奶、可樂、雪碧、香煙、酒精等物資,再高價賣給居民和隊員。這類物資在封控小區一度屬于“稀罕貨”。

        多名從陳義偉手中購買過物資的居民保存了轉賬記錄,有居民向記者介紹,一瓶市場價40多元的酒精,從陳義偉手里買要200多元。一條日常價格110元的香煙,從陳義偉手中買要加價100元。

        4月24日,陳義偉借錢次數達到高峰,不斷向隊員和部分德錦苑小區居民借錢。據不完全統計,隊員中有近10人共向陳義偉借了9000多元。居民的借款數字未知。

        陳義偉曾向小區居民借了一輛電瓶車。一名隊員說,他看到陳義偉“騎車跑了”。同時,陳義偉帶走的還有21名隊員共計21000元生活費。

        4月26日至今,隊員們多次撥打陳義偉的手機號和微信,均無法接通。發稿前,記者撥打了陳義偉的手機號,對方顯示處于關機狀態。

        求助

        德錦苑的部分居民們得知后,也自發為“防疫大白”打電話、發網帖求助、維權。

        4月27日,張雷被3名陌生人叫到門口,對方讓其不要再鬧。

        張雷等隊員撥打了12345、12333、12348等多條熱線反映,并報了警。

        在北蔡鎮政府介入后,兩名自稱是上海沂申保安公司的工作人員,前來與他們協商支付拖欠工資事宜。一位叫黨滿民,另一位姓卓。

        黨滿民向21名防疫保安支付了4月26日之前的工資及加班補貼,每日按18小時計算,并要求他們繼續值守。

        他們擔心后續再出現問題,希望簽訂書面用工協議。4月28日晚,一名新隊長來到小區,表示將有新的人員加入,要求原來的防疫保安們騰地方。最終,馬江明等17名隊員冒雨離開德錦苑小區。

        5月1日,北蔡鎮陳橋居委會一名蔡姓負責人告訴中青報·中青網記者,“防疫大白”反映的問題已經解決,17名人員離開屬于“調崗”,“換到其他小區”。

        他表示,并不清楚這些“大白”是從中介公司還是保安公司來的,“都是上面操作的,和居村委沒有任何關系”,他們只負責人員進來以后的接收,“其他事情都不管的”。

        上海市有關部門向中青報·中青網記者表示,浦東新區已介入處理此事。記者向浦東新區、北蔡鎮相關部門及上海沂申保安公司詢問相關情況,截至發稿,未獲回應。

        張雷等人則否認“調崗”。

        他們不能繼續在公園的橋下休息了。4月29日,城市管理單位巡查。“聽說有人舉報了我們。”馬江明說。

        他們中的4個人找到了一家賓館,“床位,每人一天四五十元”。其余的人打算在橋下繼續“賴兩天”。

        馬江明說,上海多日陰雨,橋洞、樓道和地下車庫等能避雨、沒人住的地方不好找,等找到活兒再離開。

        29日晚,張雷告訴記者一個“好消息”——他和3個工友“從浦東新區出來了”。他們通過“有渠道的朋友介紹”,找到一輛有通行證的出租車。從北蔡鎮到寶山區,全程約38公里,每人300元。4人共交給司機1200元車費。

        馬江明通過中介找到了新活兒,“還是做防疫,幫做核酸檢測的醫生’貼標簽’。”他反復向中介確認信息,中介打了包票,“400元一天,晚上可以正常休息”。

        他們步行3公里到達工作地點,發現那里沒有醫生,只有一處在建的隔離點,“讓我們搭棚子,又被騙了”。

        當晚,他們找到一處商場的地下車庫,計劃在那里過夜,走到里面發現有人占了。安全通道的二樓、三樓還沒人,他們在那里打地鋪,臨時安了家。

        標簽: 上海 防疫 保安
        為您推薦
        中国a级毛片免费观看
        <optgroup id="reqsw"></optgroup>
        <span id="reqsw"><sup id="reqsw"></sup></span>
        <acronym id="reqsw"></acronym>
        1. <ol id="reqsw"></ol>
        2. <optgroup id="reqsw"><i id="reqsw"><del id="reqsw"></del></i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<optgroup id="reqsw"></optgroup>